日本参与了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清朝也感谢其他人并乞求199枚奖牌

1902年1月16日,正在日本执行任务的蔡骏大臣给日本外务省发了一份照会,传达慈禧太后的意见,即日本应提供一份去年参加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日本军官名单,并准备授予他们“宝星”勋章作为奖励。

这件事酝酿已久。

根据清奕劻亲王给日本外相的信,早在1901年上半年,清政府就提出奖励参与联军入侵中国的日本军官。然而,日本没有回复,这可能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

1901年冬天,奕劻再次要求日本提供一份军官名单。

在证实清廷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日本在1902年3月起草了一份90人的名单。4月,拟定了一份109名以下级别官员的名单。后来,日本驻北京特使内田康亚(Yasuya uchida)修改了名单,最终提供了199人的名单。

如此,清廷共计赏了侵华日军199枚“宝星”勋章。这样,清廷授予日本侵略者199枚“宝兴”勋章。

这枚奖章是清政府效仿西方国家制造的。它主要用于表扬对清政府友好或有帮助的外国人(后来也授予当地人)。

战败的国家被迫向侵略者低头是很常见的,但清朝很少向侵略者颁发勋章。

清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清廷称赞日本军队的原因是“在禁地内,日本军官严格命令军队尽可能地保护他们”,历史资料——在人们的印象中——证明了日本占领区的秩序确实优于其他地区。北京沦陷后,这座城市陷入混乱,被困在城里的清政府官员向日本公使馆寻求帮助。留在宫中的妃子、太监、宫女和驻军士兵可以在混乱中生存,这也与日军有关。

日本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在西方列强面前展示其作为“文明老师”的形象。

然而,奕劻认为这是日本对中国的特殊“善意”,并认为“中日联盟”的希望很大。结果,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一再要求授予侵略者奖牌”的案例。

1899年,在慈禧太后的允许下,奕劻派人带着珍贵的礼物和密码本去日本策划“中日联盟”。

日本接受了这份礼物和密码本,但对联盟的态度含糊不清,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

因为义和团之战后,在日本人看来,清廷已经失去了“同盟”的价值和资格——“清廷的动荡不是由一天造成的,而是由政府治理权力的缺失、民族爱国主义的缺失和民族生存条件的丧失造成的”。

早在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之前,日本媒体就把清政府支持的义和团运动视为“阻碍国际交通的文明公敌”,批评清政府“缺乏保护外国人生命财产的诚意,这表明它缺乏在文明世界中独立生存的资格”。

在当时的日本媒体眼中,清朝像大象一样庞大,而清朝只是一条粘在大象身上的蚯蚓。

日本视清廷为“蚯蚓”,奕劻所谓的“中日联盟”只能是幻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