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下令建立帝国大学堂,但创建者的内讧毁了晚清的顶尖大学。

1898年6月26日,光绪对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的大臣大发雷霆,命令他们立刻就京师大学堂的创建拿出一个具体章程,否则定严惩不贷。1898年6月26日,光绪对各国的军事大臣和总理大臣大发雷霆,命令他们立即拿出一个建立帝国大学堂的具体宪法,否则将决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至此,光绪批准建立史静大学堂已经四个月了。军事部门和总理衙门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据光绪的设计,史静大学堂是政治改革的典范,应该走在所有省份改革的前面。

光绪大发雷霆后,校舍建设工作真正开始积极开展。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一行动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第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学校的建设陷入了不同改革派别之间的内讧。

1898年改革运动中的改革者分为两大阵营:“康派改革者”和“非康派改革者”。

前者支持康有为及其理论,主要是梁启超为首的康门弟子和一些低级审查员。后者对康有为印象不好,大多数人对他的理论感到厌恶。这些人都是在法庭上拥有实权的重要官员,他们也是当时改革必须依靠的支柱。

由于大学礼堂是改革的风向标,两个阵营都想控制大学礼堂建设工作的领导权。

内讧主要集中在“谁来起草大学礼堂的章程”和“谁来担任总教练”两个问题上。

前者与设立具体课程有关,而后者与雇用教师有关。

康方希望梁启超制定具体的课程,教材由康方控制的上海编译局提供,康有为担任总教导员,其他教师由康有为提名和聘用。

然而,非KANG改革者,包括行政部长(教育部长),坚决抵制KANG的上述愿望。

第二个区别是,在学校建设期间,几乎没有人讨论“西学”的问题。相反,它一直围绕着“经典”互相撕扯。

为了在晚清巩固自己,其改革方向应该是向西方学习。史静大学堂的方向最初与日本东京大学相同。

然而,康党和非康党对西学知之甚少。

根据康方的设想,“儒学”的创立是中国抵御西方、实现自我完善的最终法宝。他们曾经说过,“儒家思想”高于“清朝”,“我们的目的是说教,而不是统治”。

因此,他们主张“素食王的改革”(孔子被称为“素食王”,即不掌握世俗权力的宗教领袖),康有为(字长素食者)今天应该被提升为素食王的地位。

为了证明这一政治理念的合理性,康有为对儒家经典进行了实质性的改造。这种转变,除了康门的弟子之外,普遍受到士大夫阶层的抵制。

最后,清末最高学府的建设沦为两党分裂的闹剧。

从那时起,大学礼堂已经建立并开放,但是它被所有的学生拒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