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我命中注定宣布自己为皇帝。我的预言都是真的,其他的都是虚构的。

西汉末年,预言盛行。王莽通过自己动手做了几个预言篡夺了王位:“告韩安公(当时王莽的称号)莽为帝”,然后即位。

光武帝刘秀一生的转折点也被各种预言所“控制”。

据非官方史料记载,历史学家刘翔的儿子刘欣在他的学识中看到了一个叫做“红色福福”的预言。据说一个叫刘秀的人将来会见面。于是刘信赶紧改名为刘秀,理由是“信”触犯了刘信皇帝的禁忌。

听起来像是一个诚实的人崇拜皇帝,但实际上他想要同一天。刘欣做得非常好。

然而,盗版毕竟是盗版,刘欣因为质量差很快就被摧毁了。

那么,真正的刘秀在哪里?刘欣见到陈伟的那一年,他刚刚出生。

成年后,刘秀和他的大哥柳岩去了宛城。他遇到了蔡少功,他也喜欢学习占卜。一群男人坐在一起聊天。蔡少功神秘地说,“根据我的研究,将来会有一个叫刘秀的人成为皇帝。

众人听了,都以为是刘欣,改名为刘秀。”。毕竟,这个家族是王莽新王朝的佛教徒。

刘秀听了之后说,“为什么你不认为是我,刘秀?”话一说完,每个人都爆发出无情的嘲笑。

然而,这个预言已经在刘秀的心中扎根。

后来,王莽的政权逆转,整个世界陷入混乱。刘秀仍然是个农民。

他以高超的种植技术,在蝗灾席卷全球时,种下了一大片稻田,并在万城出售。

宛城有一个人喜欢做预言。他计算出“刘氏家族应该繁荣,李氏家族应该互补”,并告诉儿子李彤。

李彤比他父亲更相信——刘氏是汉人,不是吗?所以他干脆辞职回家等刘和田吉。

当他听说刘秀已经来了宛城,李彤赶紧把他拉到家里进行秘密会谈。他用托瑞的预言亲切地解释了这件事,并建议刘秀开始他的军队。

刘秀是个谨慎的人,原本不敢答应,但考虑到大哥一直有复兴汉朝的野心,迟早会出兵起义,又想起原来的预言,当即决定不卖小米,跑去买弓和马,宣布起义。

刘秀的兄弟很虚弱,不得不与格林伍德英雄(当时一个庞大的农民叛军)组成一个团队。

格林伍德英雄选举了一个汉朝的后裔刘璇为皇位,并改变了他的头衔,开始了一个新的开始。刘秀兄弟成了其他人的雇员。

打着汉朝的旗号,当时的新起点政权聚集了很多人。王莽终于派出一百万军队消灭了“叛乱”。

刘秀兄弟,一个在昆阳,另一个在宛城,继续为庚世皇帝工作。昆阳的胜利、宛城的失败和王莽主力的失败导致了耿士帝和绿林英雄柳岩的死亡。刘秀受到严密监视,看不到任何“做皇帝”的趋势。

后来,刘秀得以脱离庚氏皇帝的控制,通过几个亲信的策划,前往河北寻求帮助。

虽然坎坷不平,但最终还是从山区来到了农村——与新都县和榆阳县一起,消灭了假汪涵郎政权,打败了同马军…刘秀终于有信心与庚世皇帝决裂。

他的手下借此机会劝说刘秀宣布自己为皇帝,但谨慎的刘秀仍然犹豫不决。

在关键时刻,老同学华强带来了著名的预言“赤福赋”。

华强翻开书,指了指一行字:“刘秀不能派军队去俘虏,四个蛮族聚集在龙斗野,四十七个炎国际火力为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真正的龙帝能够派遣他的军队去俘获世界上肆无忌惮的人。

既然魏晨这么说了,谨慎的刘秀考虑了所有的因素,终于下定决心要建立一座祭坛并登上王位。

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由占卜驱动的,刘秀对此越来越有信心。

然而,刘秀不是唯一一个能做这一套的人。

王莽统治结束时,全世界都起来了。四川有公孙述,它的势力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因此,有些人总是敦促他自己成为皇帝。

起初,公孙述不敢。后来,他有了一个梦想,并最终将这一雄心付诸行动。

梦里,有人对公孙述说:“公孙家想当皇帝,可以当12年的皇帝。

公孙述将此事告诉了妻子,遗憾地说,12年有点短。

孙太太更放松了,说:“俗话说,当一个人听到这个消息,他会在晚上死去。

可以当12年皇帝,赚够了。

”于是,公孙述也开始竞选,手上刻着“公孙帝”三个字。

此外,公孙述还在经典和历史的子集里发现了许多可以用来创造动力的内容。鉴于“刘当兴”的预言性话语,他引用孔子为《春秋》,暗示汉朝只能有十二代的国运。

但是从汉初到汉代,平帝只有12代,所以刘伯承不能再接受天命。

再一次,鉴于公孙的生命就是命运,公孙述在图书馆里搜寻,在《陆云法》里找到了“废黜昌帝,立公孙”的字样,在《国帝相》里找到了“轩辕帝赐命,公孙握”的字样,以增强大家的印象。

公孙述以此为基础宣传自己是中国工业的正统继承人。当时,许多人前来避难。

刘秀不能坐着不动。他怎么能这样做,而且他打得比自己好?他立即写信给公孙述,就他散布的“公孙帝”的谣言发表意见。

刘秀也相信魏晨,所以他没有反驳魏晨本身,而是直接在公孙瓒中安插了另一个人,“公孙帝老兄,你真有趣!我告诉你,这个‘公孙帝’是个真人,但他是我们汉家的宣帝,宣帝是真正的公孙刘玉鑫的孙子。

你还在说什么?你在学着用王莽的小把戏做什么?”面对刘秀的攻击,公孙述无语,根本不搭理。

预言引发的这场辩论就此结束。

然而,“公孙帝”这个词仍然存在于刘秀的心中。

刘秀的冯逸在工作中谦虚、低调、可靠。然而,他只是写公孙述,这让刘秀有点紧张。

因此,当有人举报冯异贿赂关中人民并被称为咸阳王时,刘秀直接写了一封举报信作为警告,吓唬冯异辞职。

幸运的是,刘秀是一个善良的人。我记得冯逸在绝望的情况下对自己的仁慈,所以我没有做任何恶意的事情。

直到冯异病逝,公孙述去世,刘秀才放下悬着的心,坚信自己是命运的皇帝。

刘秀自始至终变得更加迷信。

当刘秀成为皇帝时,当他遇到一些无法决定的事情时,他翻开了他的预言书。政府官员的任命通常是根据预言书的指示进行的。

即便如此,反对魏晨也是反对“刘秀应该是天子”的天意,反对其自身的合法性。

这当然有严肃的学者不同意,把事情给桓谭说得很不同意——喜忧参半,剧中几次说喜忧参半都是胡说八道,刘秀琪不淡。

有一次,刘秀故意对桓谭说,他会用魏晨来决定一件事。

桓谭有点生气,沉默了半天,跳了出来,“我不读这种东西。

刘秀问:“为什么,桓谭又要把他的理论搬出去,告诉刘秀,虽然偶尔会遇到对的话,但大部分都是胡说八道。”。

刘沈绣觉得桓谭亵渎了他坚信的神灵。那时,他想把他划掉并斩首。桓谭吓得磕头道歉,血溅了一地。

虽然死刑被免除,但桓谭被逐出法庭,并被流放到地方政府。

在去他岗位的路上,桓谭变得越来越不服气和沮丧。

当然,刘秀并非完全无视迷信。大多数时候,他只是选择性迷信。

如果占卜有利于自己的统治,原则上就不会相信。如果占卜与现实不同,那就保持一种保留的态度,等到下次见面时,迷信就会随之而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