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多元化突破17,000名员工的半日制销售

除了仍然强劲的心脑血管安宫牛黄丸外,该公司的其他三大业务收入和毛利率均有所下降。

假蜜门事件反映了铜仁堂的多元化困境。《投资时报》350岁的记者唐同仁再次登上头条。

这次是“疯狂996”。

同仁堂成立于1669年,无疑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品牌之一。

然而,将这家百年老店与互联网联系起来的是其员工的工作时间。

据相关媒体报道,近日,同仁堂健康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健康)的员工透露,他们需要军训才能成为正式员工,必须接受“996”型的工作制度。

同仁堂卫生部是同仁堂集团有限公司的二级子公司

目前,专家组已在公司官方网站对此事做出回应,称已成立专门调查小组进入公司,并将逐一检查报告中提到的问题。

事实上,这只是以前负面事件的延续。

尽管去年底发生的假冒蜂蜜门事件以1408万元的罚款告终,但同仁堂的古老格言“虽然加工复杂,但一个人不能节省劳动力,味道昂贵,一个人不能减少物质资源”已经声名狼藉。

作为同仁堂的旗舰上市公司,北京同仁堂有限公司最近的年报(600085。SH)或许能够回答“老年人”面临的困境:2018年,公司收入和扣除非营利组织后的净利润增长均达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此外,三大业务收入也出现下滑。

然而,上面提到的假蜂蜜门只是反映了其多样化突破未能成功的困境。

《投资时报》记者向同仁堂董蜜办公室发送了关于共同市场关注问题的概要,但截至发布之日,尚未收到回复。

同仁堂有三大业务收入,主要生产中成药,其中最著名的是安宫牛黄丸,又称“回春丹”。

据报道,一颗3g安宫牛黄丸的市场零售价为560元。

安宫牛黄丸产于1993年,在拍卖市场上售价为15750元。

目前,同仁堂的业务收入主要集中在四大领域,即心脑血管产品、滋补产品、清热产品和妇科产品。

然而,安宫牛黄丸是心脑血管产品。该业务2018年为同仁堂贡献收入28.48亿元,同比增长16.27%。

然而,除心脑血管产品外,同仁堂其他三大业务领域的收入均有不同程度的萎缩。

其中,补品业务收入下降13.99%,清热业务收入下降3.87%,妇科业务收入下降14.39%。

除了安宫牛黄丸,同仁堂的其他业务也有自己的高调产品在后面。

例如,滋补剂的代表性产品包括六味地黄丸和阿胶系列。代表性妇科产品有同仁乌鸡白凤丸、坤宝丸等。

然而,受欢迎程度有时并不能代表市场溢价能力,2018年上述业务的毛利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中心脑血管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3.89个百分点,滋补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0.56个百分点,清热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4.8个百分点。

一些投资者表示:“六味地黄丸和无极白凤丸在主动溢价能力方面可能不如涪陵榨菜和海天酱油。”。

由于主营业务增长缓慢,同仁堂2018年营业收入仅增长6.23%,扣除费用后净利润仅增长0.22%,为10年来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在收入增速放缓的同时,同仁堂也存在积压问题。

自2009年以来,同仁堂公司的库存水平从18.15亿元逐年上升,到2018年底达到62.89亿元,十年增长3.46倍,后者占当年流动资产的40%。

一般来说,一个企业的高库存水平不仅可能是由于企业基于稀有材料的通货膨胀主动抑制销售,也可能是由于产品销售不佳造成库存积压。

因此,库存周转率往往能更好地反映企业库存的真实情况。

2018年,同仁堂的库存周转率为1.24倍,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69倍,也低于骈再黄(600436)的1.89倍。SH)和云南白药(000538)的1.99倍。深圳)。

营销费用比研发费用高得多。《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同仁堂的营销费用一直在持续上涨,年增长率甚至超过收入增长率。

同仁堂投入的营销费用从2009年的6.35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29.53亿元,十年间增加了四倍多。

特别是2015年至2018年,营销费用增长率分别为22.07%、12.39%、9.77%和11.04%,超过2017年以外的营业收入增长率。

然而,2018年,同仁堂的收入和净利润均创下历史新低,这意味着此前通过营销推动收入增长的策略正变得无效。

多年来,同仁堂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并不慷慨。

根据年报,同仁堂在2018年的研发投资为2.34亿元,仅占29.53亿元销售成本的7.9%。

事实上,从员工的构成来看,同仁堂更像是一个销售驱动型企业。

2018年,同仁堂共有员工17,100人,其中销售人员8,493人,占员工总数的50%。

在同一时期,只有3,388名技术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同仁堂的销售人员一直在增加,仅2018年就增加了654人。

同时,同仁堂的生产人员已经连续四年减少,从2015年的2,982人减少到2,521人。

一些长期从事中医药研究的人指出,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如辅助药物目录、医疗保险使用限制、说明书修订等。,对中成药市场的发展造成了一定的限制。

对于中药企业来说,过去市场营销驱动的产品布局难以抵御政策监管的冲击。

然而,一些大型中国医药公司已经开放了自己的业务,并试图进行转型。

或是由营销驱动转向研发驱动,布局创新药、生物药;或是进军大健康领域,布局日用品、化妆品、保健品业务线等。或者从营销驱动到研发驱动、创新药物布局、生物药物;或者进入大健康领域,布局日用品、化妆品、保健品业务线等。

以云南白药为例。其药品业务仅占其收入的17%,而且也是由保健品贡献的。最著名的产品是云南白药牙膏。

2018年,云南白药牙膏带来了云南白药44亿元的收入和15亿元的净利润,贡献了公司近一半的利润。

另一家中药公司——皮恩泽黄也大力发展化妆品业务。最著名的产品是片仔癀霜。

该业务为公司贡献收入4.99亿元,同比增长56.71%。

云南白药、片仔黄、铜仁汤和东鹅角(000425)。深圳)一直被称为“中医四小龙”。

同其他兄弟一样,同仁堂在业务发展上不遗余力,但进展并不令人满意。

据同仁堂集团官方网站称,过去20年开发了679种新产品,包括176种药物、92种保健食品、288种食品和123种化妆品。

在开发的新品种中,食品、保健品和化妆品占70%以上,这足以表明集团对该业务的重视。

然而,该业务一直未能成为同仁堂未来增长的驱动力,其发展前景不可预测。

在2018年年报中,同仁堂没有披露保健品和食品业务的具体收入,但该业务的销售比例仅为17.37%,较2017年的19%有所下降。

一位接近铜仁堂的人士告诉《投资时报》,铜仁堂缺乏灵活的市场化机制,多年来进展甚微。

目前,同仁堂健康是其最发达的行业之一,并于2016年获得直销许可证。

然而,由于各种原因,集团内部尚未开展直销业务。

去年年底,媒体曝光的山寨蜂蜜门的主角同仁堂蜂业(Tongrentang Bee Industry)主要从事加工注册资本1.5亿元的蜂产品,这实际上是集团走向多元化的一步。

但多年来规模一直很小,2017年净利润仅为268万元。

然而,“假蜜门”可能会给集团形象的丧失或同仁堂业务的多元化蒙上阴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