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对医学明康德的大肆宣传显示了什么?

5月8日,今年a股首次公开发行的第一家独角兽公司姚明·康德上市。 随后,该股走出16个交易日的走势 根据21.60元的首发价格,姚明·康德涨幅最大,达到527.64%,在一级市场赢得新彩票的投资者可以赚取11万元,利润丰厚。 至于个股的投机,姚明·康德的投机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事实上,市场对药物明康德的激烈猜测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a股市场一直在玩“新股无敌”的神话,投机是a股市场的一大习惯。 而且,姚明·康德头上有很多光环,比如被称为“医学领域的华为”和“医学领域的独角兽”。 这显然是a股市场投机的难得机会,a股市场热衷于新的投机概念的投机。 特别是对于独角兽的上市,管理层现在伸出热情的手臂拥抱它,为独角兽的上市开了绿灯。因此,姚明·康德的炒作会让市场更加大胆。 然而,姚明康德的这种推测也揭示了a股市场不成熟的一面和a股市场投机的本质。 因为在美国上市时也被美国投资者抛弃的也是药品公司明康德(Minkant),该公司于2007年8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于2015年12月选择退出市场。当时市值约为33亿美元(约210.92亿元人民币),市盈率只有30倍。 退市后,药品明康德分为三个部分。何权制药有限公司于2015年4月上市。药物明生物学于2017年6月在香港上市。毒品明康德于今年5月8日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 除去姚明·康德的分拆上市,姚明·康德a股的市值增加了六倍。根据5月31日129.70元的收盘价,姚明康德的市值约为1350亿元。 与美国股票相比,a股市场的疯狂是显而易见的。 类似地,香港也有平安医生的名单。 优秀的平安医生几乎与医学明康同时被列名。 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于5月8日上市a股,平安豪医生(Ping An Hao Doctor)于5月4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后者也是一个独角兽企业。 它不仅是中国互联网医疗领域最大的独角兽,也是中国最大的一站式医疗卫生管理平台。它也是全球移动医疗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全球人工智能医疗技术的第一份额。 然而,好医生平安上市后的命运与康德完全不同 就像医学敏康的投资者每天都在计算交易限额一样,平安医生在上市的第二天就打破了他的头发。 直到5月31日,优秀的平安医生仍深陷头发断裂的泥潭,股价较发行价下跌16.42%。 这表明,香港市场的投资者在处理独角兽上市问题上比a股市场的投资者冷静得多。 事实上,独角兽的破产在香港市场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中安在线、文悦集团、宜欣集团和舍勒,以前被称为“新经济的四剑客”,除了文悦集团,都处于长期休整状态。 香港投资者对独角兽的冷静对待实际上是对香港投资者的一种自我保护。 一方面,可以避免新股上市后过度炒作带来的不必要的投资风险,让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可以以更合理的价格购买独角兽股票。另一方面,也可以保持发行人相对理性,防止独角兽企业以较高的发行价格发行,从而让独角兽企业具有更大的投资价值。 相反,a股市场投机新股和独角兽股票的做法显然是不合理的。投资者正在挖洞让自己跳下去 首先,这种投机给二级市场带来了巨大的投资风险。一旦投机结束,它将带着羽毛离开市场。 例如,360借壳上市的股价从8元涨到66元。截至5月31日,该股股价跌至34元左右,几乎减半。购买360股高价位股票的投资者遭受重大损失。 其次,a股市场对独角兽和新股的激烈投机也大大增加了a股市场筹集资金的压力。 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在美国上市时,估值只有30倍,但在a股上市时,估值高达100倍以上。 难怪有些企业甚至弄虚作假,甚至排了两三年的队才上市,而一些原本在海外上市的企业则竞相私有化,重返a股市场。这都是由于a股市场的高估值。 第三,正是因为包括独角兽在内的新股估值非常高,这大大增加了市场变现的压力。 由于a股估值高,原股东很容易变得富有。因此,上市公司的股票上市后,原股东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股票兑现。因此,一些原始股东不得不一个接一个地清算他们的股份。为了达到提前兑现的目的,一些高管干脆辞职兑现,甚至离开公司。 一些中国股票正急着返回中国,并以高价套现。 此外,由于包括独角兽在内的a股估值已经被抬高,上市公司也可以以高价筹集资本并运营其资本。 通过资本运营,利益相关者可以轻松赚钱,并为利益相关者带来利益。 结果,一些上市公司放弃了他们的主要业务。一些公司盲目扩大生产规模和业务范围,因为在股票市场集资太容易了。最后,他们搞垮了企业。乐视无疑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例子。 也正因为如此,投资者不得不警惕在姚明·康德上市后,面对突然的股价投机,独角兽有可能成为“毒角兽”。 独角兽成为“毒角”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投资者的非理性投机,最终受害者当然是投资者自己,这就是a股市场的投资者如何挖洞为自己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