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公寓煤气泄漏5个月,房客索赔15万:影响我的怀孕!

原创开胃菜|时代周刊|蓝马妮“我的自由生活,一起1001个梦想” “长期免费租用公寓平台”的口号曾经让许多人充满向往。 但是谁能想到,在“1001梦”的安逸中,会有房客因煤气泄漏而深夜醒来的噩梦 最近,自由房客张莉描述了她经历的一场噩梦:今年3月至8月,当她租了一套免费公寓时,她闻到了好几次刺鼻的煤气味,甚至在睡梦中醒来时闻到煤气味。 在此期间,她还两次联系公寓进行维修,但平台工作人员称维修后“无渗漏”。 直到八月,北京煤气公司的工作人员才检查了公寓,发现“空气泄漏非常严重” 在此之前,煤气泄漏持续了5个月,房客两次申请维修,但自由公寓(Frey Plateam)的检查一无所获——这让人们想起了之前的一个发现,自由公寓涉嫌甲醛超标的标致阿里员工患白血病死亡。 一方面,自由宣称是中国最大的长期公寓平台;另一方面,其公寓经常面临安全风险。 这是怎么回事?煤气的刺鼻气味来自厨房。两次检查“没有泄露”和“也没有认真对待我们的生活”。回想起她睡觉前煤气的叫醒电话,张莉仍然很害怕。 她和丈夫租的舒适公寓在一栋老式建筑里,所有楼层的厨房都连接在一起。如果泄漏的气体遇到明火,整栋大楼都可能烧毁。 2019年3月,张莉和她的丈夫在北京市丰台区一个住宅区的免费平台上找到了一套公寓。 两人在查看公寓时,闻到厨房里有一股刺鼻的疑似煤气味,于是他们自由联系公寓,并首次提交维修。 自由APP上的维修服务订单显示,现场维修工人陈某3月29日的实际维修故障是“燃气灶管道连接漏气”,故障原因是“自然磨损” 在两次挨家挨户的维修中没有发现气体泄漏的张莉回忆说,当天穿着舒适工作服的维修人员前来检查,然后告诉他们“没有问题,也没有气体泄漏” 所以他们以每月6740元的价格租下了这套公寓。 从那以后,在第二次维修申请前的4个月里,虽然公寓里反复出现煤气味,因为这栋旧住宅楼的厨房窗户是相通的,但张莉和他的妻子并没有注意到这种气味,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来自其他居民。 即使当她“在睡梦中被刺鼻的煤气味惊醒”时,她也曾认为自己对煤气泄漏过于紧张,这使她不断地闻到煤气味。 5月,在第一次和第二次申请之间,准备怀孕的张莉进行了体检。当时,发现甲状腺指数比正常妊娠准备标准高出三倍。 医生告诉张莉,这些数据通常与免疫力受损有关。但是她当时没有意识到厨房里刺鼻的气味可能损害了她的免疫力。 张莉只是觉得奇怪。今年1月和过去4年里,她定期进行体检,但没有发现异常。 今年7月,当张莉在家休息的时候,她发现即使厨房的窗户是关着的,她仍然可以不时闻到刺鼻的气体,所以她选择了第二次申请维修。 然而,7月29日的维修服务订单仍显示故障原因是“自然磨损”,现场维修人员的实际维修故障是“燃气灶管道连接处漏气” 张莉说她又联系了公寓,要求检查煤气。结果和上次一样:“没有泄漏。” 此时,这对夫妇已经在这个一直存在安全隐患的公寓里住了4个月了。 在煤气公司发现两起违规事件并辩称不在他们管理区域的维修人员第二次上门检查没有成功后,张莉很快发现,即使煤气炉没有打开,只要主阀打开,煤气表的数量也会一直变化。 结果,她第三次自由地要求维修。 8月1日,北京燃气公司的工作人员可以自由联系他们,他们来到公寓进行检查。结果显示,张莉租住的公寓“漏风非常严重”,主要是因为人为改造了输气管道,涉及“私人改造”和“包装”两种违规行为 张莉把结果转发给了自由管家,但是“管家的反应非常消极”。直到她和丈夫把情况反映到街上,自由管家才出面讨论并承诺给出解决方案。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一退三补”的规定,张莉夫妇希望公寓能退还他们一年的租金和服务费,同时赔偿三倍。 然而,自由公寓只愿意补偿半年多3300元的服务费,相当于半个月的租金。原因是不能证明张莉的甲状腺指数异常与气体泄漏有关。 关于燃气泄漏问题,自由方表示,根据《城市燃气管理条例》,公寓只负责燃气使用设备的管理。上述燃气泄漏发生在燃气管道上,超出公寓管理范围,属于燃气公司管理的燃气输送设备。 煤气公司负责管理一个长期租用的公寓的煤气管道,该公寓三次甲醛检测都没有通过,但很难监管私人生活环境。公寓平台负责管理生活环境,但它没有责任,甚至不愿意管理太多的天然气管道。 因此,天然气管道从公共环境延伸到私人住宅环境后,成为一个巨大的安全漏洞。 然而,网民并没有按照订单购买所有这些解释。 最近,有人说,虽然输气管道不属于平台的管理,但只要租户在公寓里租房,平台还应确保居住环境不会危及租户的生命和健康。「对于租户积极回应的气体泄漏等重大安全隐患,联合煤气公司应多加留意调查。该平台是直接既得利益。” 对于张莉出租房屋存在的私房改建和包违问题,自由方表示,燃气公司需要检查后才能确定责任。 事实上,像张莉这样的长期公寓租户遭受煤气泄漏的情况并不少见。 《时代周刊》新媒体(微信公众号:时代周刊)发现,近年来,许多网民声称在网上免费租房时遭遇了煤气泄漏。 2019年7月22日,一位名叫“易佳”的网友在主题#315线索收集#下发帖,声称6月10日他搬进北京朝阳区一套舒适的公寓时闻到了煤气泄漏的味道。后来,煤气公司甚至向房子发出了两份风险通知,但是直到一个半月后问题才得到解决。 去年11月,网民“阿克”在一个法律平台上咨询说,自从1月份搬进舒适的公寓后,他“经常闻到厨房里的煤气味” 后来,经过煤气公司的检查,发现厨房有两处煤气泄漏。 2018年也是长期公寓经常陷入困境的一年。自由、蛋壳、优+和其他平台暴露在过量的甲醛中,并且“有毒公寓”经常被发现。 最有影响力的事件发生在上半年。今年1月,阿里P7的员工王某搬进了一套舒适的公寓。六个月后,他被诊断出患有急性髓细胞白血病,不久便因病去世。 王某死后,妻子委托专业机构进行检查,发现丈夫公寓的甲醛超标,于是起诉丈夫患病死亡。 当我爱我家的消息曝光后,副总统胡景晖命名了长期公寓,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这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2018年8月,一位房东在水木社区发布消息称,他在天童花园的120平方米三居室公寓将被出租。预期价格是每月7500元。在自由和蛋壳公司的邀请下,两家租赁公司展开了竞争。最终,蛋壳的价格为10,800元/月,为期11个月。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随着年轻一代逐渐成为主要消费者,在不同生活习惯的影响下,长期租赁公寓成为当今流行的生活方式。其市场规模飙升,资本涌入,催生了大量平台。 然而,资本成熟后,长期租赁公寓的竞争十分激烈。通常是几个平台哄抬租金并抢劫房屋,然后他们急于出租房屋并收回成本,忽略了最重要的安全问题。 李莉曾在一个长期租赁公寓平台上工作,她回忆说,降低装修成本和尽快出租房屋几乎是业内普遍的运营标准:“买最差的材料,用最快的装修,租赁将在3天内启动。”

发表评论